学院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动态 >> 正文
【转载】刘斯奋、林岗等学者热议家族史书写:如何呈现中国近现代历史变迁?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7-14 13:59

原载于《羊城晚报》,作者全媒体记者孙磊

6月25日,广州大学主办了“湘粤世族和近代中国”学术研讨会,邀请二十余位知名学者专家对罗宏教授的湖湘写作以及湘粤世族与近代中国的话题进行研讨,促进了湘粤两地的文化学术联系和交流。

2016年以来,广州大学教授罗宏相继推出《湖南人底精神:湖湘精英与近代中国》(新星出版社)、《湖湘世家:鼓磉洲罗氏》(岳麓书社)、《先人的湖湘:善化贺氏》(海天出版社、岳麓书社),形成了自成体系的湖湘文化写作现象,受到学界和市场关注。

研讨会嘉宾纷纷发言,以下为部分摘要:

张其学(广州大学副校长、教授):罗宏讲家族是从文学的角度来切入

今天我们从家族史的角度来研究近代中国,研究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包括历史的变化。在中国人的传统中历来有家国同构。从20世纪以来,不管是后现代主义还是新历史主义,包括文化研究学派,都提倡了一种新的研究学术路数。

从大世界到小世界,从大型的人到小型的人,从大理论到小理论。某种意义上,罗老师的写作方式也是印证学术路数的改变。罗老师讲家族是从文学的角度来切入。与历史学家相比,有自己的特色。

周建平(广东文化学会会长,《羊城晚报》前副总编):文化强省的建设需要这种声音

罗宏的小说《骡子与金子》曾改编为同名电视剧,成为纪念红军长征80周年的十一部献礼片之一,收视率第一名,还开了全国研讨会。这部电视剧转让六项版权,含衍生产品获国家、省级大奖达十余个。

罗宏的作品思想性和文笔都拿得出手,我是有切实感受的。今天的研讨会,会从专业的角度进行评点。这对广东的文艺创作具有启发意义,文化强省的建设需要这种声音,在各种声音的汇合中推进文化建设。

朱小燚(广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从历史文化中汲取砥砺奋进的精神力量

广东与湖南,地域相邻、山水相依,近代以来,湘粤两省人文荟萃,英才辈出,涌现了一大批对中国的近代进程产生重大影响的先进人物,为中国近代史的研究与写作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域。

本次“湘粤世族与近代中国”学术研讨会,立足岭南文化和湖湘文化,从特殊的角度,深入研究阐释近代中国,这必将有助于激活历史文化资源,向历史寻经验与规律,从历史文化中汲取砥砺奋进的精神力量。





刘斯奋(广东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广东文联前主席、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对近代世家大族最后辉煌的总结性研究

世家大族就是中国的一个社会现象。中国本身是以宗法制度为基础,宗法制度沿袭了几千年,世家大族实际上也是伴随这中国几千年历程,从汉代到近代,影响中国政治和历史。到了近代以后,中国的宗法社会渐渐失去了活力,小农经济和宗法社会结合起来的中国社会失去了活力,并逐渐消亡。

特别是1949年之后,世家大族也彻底画上了句号,再也没法出现世家大族影响中国政治的状况。罗宏实际是对近代世家大族最后辉煌的总结性研究,是非常有意义的。

清朝时期,皇家也是利用宗法制度以及世家大族来对地方进行控制,并且以宗法制度控制知识分子,比如乾嘉学派的形成。中国传统的经世致用,实际上在清朝时已经没有存在了。一直到中国近代鸦片战争以后,中国面临西方的挑战,面临了亡国灭种,才重新觉醒,重新拾起经世致用。

世家大族在当时已经占据了文化的领导地位,因此就在此产生了一批人,以救国、救民为己任,在这个过程中,湖南毫无疑问在就是非常突出的地方。湖南和广东联系又非常紧密,中国近代史当中一些人物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譬如说黄花岗起义当中就有非常多的湖南人。

林岗(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中山大学教授):家族传要发掘家族变迁的社会意义

我一直思考中国近代社会为什么会失败,一个很根本的原因在于士绅阶层太热爱宗族形态的耕读生活。这个生活形态其实不适合现代社会,我觉得就是因为他们太热爱这种生活,阻碍了他们认识变化了的世界。

罗教授的这本著作,提供了一个小例子,就是曾国藩和贺家的联姻,通过联姻维持家族的光荣。曾国藩有中国老官僚的聪明和手段,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中国社会这么多人学习曾国藩,但是我看这些小节,就知道这个人在大变的世界里没有豪气。

另外,家族传是从家谱脱胎而来的,而家谱以表为主,表本来不太适合大众阅读,我觉得罗教授的一个优点就是收集了很多东西,他这个书有史料学和文学性兼备、知识性和趣味性兼备的特点,这是他在中文系工作的一个长处吧。

最后,我觉得罗宏的这两部家族传前面好看,后面四分之一不够好看,因为后面的很多人都参加革命了,到中国的现当代以后,已经是个人了,脱离了家族的范畴。家族传要发掘家族变迁的社会意义,仅仅是因为家族的光荣而去叙述家族人物,我觉得就会大打折扣。

陈剑晖(广州大学资深特聘教授):学术著作应有作者个人的生命体温

罗宏的写作有几点新经验可以值得我们重视。

第一是史学写作是需要虚构和想象的,但也应该是有限度的想象。第二是要真诚,不能刻意欺骗读者,为什么一些史学的非虚构写作是失败的,就是因为他们的写作不够真诚,带有胡编乱造。第三是有感情的投入,第四是生命的体验。

美国有一个学者叫米尔斯,他说学术著作应该有写作者个人的生命体温,因为写作者面对的是历史事件,而历史事件是由一个个有生命的、活生生的个体构成的,所以写作者在写的时候一定要把生命熔铸进去,这样才有可能感人。

所以历史的写作有双重的任务:一个是呈现历史,一个是给人一种文学的享受,它有双重的属性。当然说到不足,我就觉得这个作品史料的罗列还是太多了一点,所以显得有一点琐碎,突出主要人物,其他的人物一笔带过,而不是每一个人每一家族都给他列传,突出重要人物,其他的就归类,或者省略。

沈金浩(深圳大学yabo手机版登录,yabo88vip1com院长、教授):在正史和野史外建立了新的历史维度

我有几点感受:一是家族题材值得高度重视。因为家族是中国社会的筋脉;是乡邦治理的支柱;官宦家族往往是一个政治团体,影响巨大;家族往往是一个教育基地,一个经济单位,甚至军事单位。家族文化及延申文化是中国文化重要的基础模块。这里边延伸出很多文化观念。比如跟绵延子孙、生命观念有很大关系。还有孝悌文化、光宗耀祖观念、名誉观念、家风家教。

二是《先人的湖湘》这本书建构了一个展现历史的新维度,比正史更加具体、生动和真实,比野史的内容更集中、关联度更高,它在正史和野史之外建立了一个重要的历史维度。

三是启示。在家族文化极为发达的中国,这是一个极为有价值的尝试,值得大写。罗宏这本书引发我们思考如何看到近百年中国家族的变迁。

纪德君(广州大学广府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皇朝经世文编》中贺长龄的贡献

除了联姻,罗宏还抓住了一个师生关系。《皇朝经世文编》是湖南经世致用这个大学问的精神支柱,可以说是近代士大夫的非常重要的文献。长期以来,我们都肯定魏源的作用,忽略了贺长龄的贡献。

我们通过罗教授的梳理,发现实际上这里面真正的起主导作用应该是贺长龄。魏源是在他的总策划指导下去编纂,那么也就是说贺长龄的经世致用的思想,总的宗旨,跟编的这个书,包括选哪些人,会选哪些文章,它起到一个指导性的作用。

曾大兴(广州大学文学地理研究院荣誉院长、教授):家族文学一定要写周围的一些家族

罗宏的写作不是写一个单个的家族,而是由一个家族旁及其他家族。比方说他写贺氏家族,就旁及曾国藩家族、左宗棠家族、唐鉴家族、陶澍家族。这一点是很难得的,这是家族史研究和家族文学研究都没有做到。

一个家族的形成、产生、特点的形成,一定与别的家族史存在关系。这一点不仅研究家族文学的人忽略了,研究家族史的人也忽略了。这就是我要强调的,一定要写周围的一些家族,而不能只写一个人。




   通讯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大学城外环西路230号

   Address:No.230,Waihuanxi Road,High Education Mega Center, Guangzhou,Guangdong Province,CHINA